炒股成功,豪仕财经

微信
手机版
豪仕财经

温伯陵:无数年轻人到死都回不了家乡

作者 :温伯陵 2020-10-20 22:01:46 审稿人 : admin 围观 : 评论

  温乎曰:

  去家千里兮,生无所归而死无以为坟。

  1

  国庆期间回了趟山西老家,看望了两代老人,除了短暂停留,基本都在路上,不禁再次感受到什么叫“见父母一面就少一面。”

  前些年莫名其妙来了江苏,和家乡隔着1500公里,回家次数只能按年计算,现在成家立业,要是赶上什么不可预测的因素,2、3年回一次也正常。

  和老人们见面的次数,其实也能数的过来。

  可能这也是很多年轻人的现状,家乡留不住人,大城市没有根,即便娶妻生子结婚嫁人,也总有一种漂泊的感觉。

  昨天回来时间还早,跑去看了热门电影《我和我的家乡》。

  这部电影属于主旋律电影,农村医保、科技小镇、直播带货、农村扶贫都有了,总体质量不错,也挺煽情催泪。

  情绪烘托到位,哭就是了。

  不过话说回来,电影和现实是两码事,《我和我的家乡》的片段来源于真实事件,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看电影的时候,恐怕没有家乡的代入感。

  因为选入电影的事件,或者被树立成典型的案例,都是稀有的个别现象。

  如果每个农村、每个县城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那还得了?典型的意义就在于稀有,要是都这样,也就没有单独拎出来说的必要了。

  对于绝大多数农村和县城而言,进步都是缓慢的,可能10年后才能发现,噢,原来真的发展进步了。

  所以回馈家乡和留在家乡,大部分年轻人真的没有代入感。

  从我这次回老家的感受来说,那些从小地方走到大城市的年轻人,对家乡的感觉恐怕是又爱又恨。

  2

  爱很好理解。

  你的父母和亲戚都在家乡,也就把你的根栓在家乡,不管身在哪里,总要隔三岔五回去看看,不爱家乡爱谁去?

  所谓爱家乡,其实爱的还是家乡的人。

  恨是因为留不下。

  比如我家在山西北部的一个小镇,全镇只有一万多人,都指望着两座煤矿讨生活,除了挖煤基本没别的事情可做。

  我是文科生,又不会挖煤,回去能干什么?

  其他工作也有,比如小饭店、小超市、小澡堂之类的煤矿周边产业,去里边做个营业员或者搓澡工什么的,一个月千把块钱,别说养家糊口了,自己吃饭都费劲。

  隔壁是三万人口的县城,也没什么工商产业,每年只有两次就业机会,一次是县政府招事业编制和公务员,一次是国企招工。

  但是这两次就业机会,根本不可能容纳庞大的待业青年群体。

  在狼多肉少的环境下,也就没有公平竞争的说法。毕竟几百人盯着一个岗位,此时家里不拼命更待何时?于是走关系、拼背景、送礼等手段都来了,哪怕你的能力再强,没有关系都是扯淡。

  这也是为什么小地方总是讲关系,其实都是逼出来的。

  因为能力和学历有可复制性,关系才是不可再生资源,你可以在外求学王者归来,但关系这东西没有就是没有,你能奈何?

  而且小地方除了工作岗位少,社会需求也少的可怜。

  比如我一个95后表弟,在北京跟了几年剧组,把电影的生产套路学的明明白白,自己又技术过硬,完全可以在影视圈混。

  如果回了小县城,哪里有他的容身之地?

  可能好不容易用电影器材拍了一段视频,自己正欣赏着呢,旁边走来一大爷,不屑一顾的说你拍的啥玩意,还不如我用手机拍的呢,背景虚化和美白磨皮都有了,你的电影器材行吗?

  一句话就能把你堵死,还折腾什么劲。

  其实在小地方混的好不好,和个人能力没关系,主要看你有没有社会关系,以及有没有适合的行业。

  这实在不是一个理想的环境。

  所以年轻人们不是不想留在家乡,实在

是留不住。

  对于小地方出来的年轻人来说,但凡有点手艺或者想法,只能往大城市走。

  虽然大城市也讲究关系,这是全世界的通病,我们不必忌讳,但大城市在关系之外,依然有较大的空间,可以让你凭能力或者机遇闯出来。

  而且大城市受到政策和资本的影响巨大,相当于资源汇聚的流量池,往往一个政策、一个资金流向,足以改变很多人的命运。

  随着流量池里的浪潮浮动,有时不知道什么原因,莫名其妙就能挣一笔钱,可能马上就翻身了。

  在一潭死水的小地方,属于政策和资本的辐射边缘,可能几十年都遇不到一点波澜,翻身就别想了,能糊口就知足吧。

  老话说“宁当鸡头不当凤尾。”

  如果能站在小地方的食物链顶端,也就是

鹅城两大家族的角色,出门前呼后拥回家颐指气使,生活体验感肯定不是大城市工薪阶层可比的。

  可我们这种小地方的小老百姓,要想有点奔头,只能去做凤尾。

  而且在小地方一个月挣2000块钱,勉强够维持生活,一旦离开那个地方,马上捉襟见肘。在大城市一个月挣5、6000千块钱,省吃俭用一点,存2000块钱基本没什么问题。

  无形之中就实现鸟枪换炮了。

  前几天两位老人家不想让我走,我说要是留在镇上没工作,你们还要嫌我没出息。

  结果我爸来了一句,那是肯定的。

  嗯,亲生的也遭嫌弃。

  所以说,别人在意的只是结果,没人关心过程。

  3

  时代潮流奔涌向前,几十年来中国人民的主题之一就是进城。

  从改革开放初期的进城求学、创业、闯荡世界,到现在的进城学习、工作、谋前程,整整两代人不断从家乡走出来,到城市安家落户。

  有的从村里走到县城,有的从县城走到省会,有的从省会走到北上广,这背后是国家崛起的进程,也是中国人追梦的征途。

  如果说第一代人是拓荒者,那么第二代人就是接力者,第三代人对曾经的家乡没有情感寄托了,才是城市的原住民。

  最苦逼的就是我们这种刚进城的前两代人。

  父母亲戚都在家乡,把我们的根也栓在家乡,而我们却只能死不回头的往大城市奔,做一个回不了家乡,根也不在城市的人。

  苏轼在《屈原庙赋》里说:“去家千里兮,生无所归而死无以为坟。”

  你想想是不是这种感觉。

  这也是我们这代人的宿命。

相关文章